紫砂杯

作者:金古珍藏  2013/5/23  来源:收藏网  

  紫砂壶因人而得名者不在少数,大彬提梁、思亭壶、子冶石瓢皆为闻名样式,这些姓名或是制壶者或是设计者,唯有吴经提梁之吴经乃是紫砂壶的主人。其实,宦官吴经并特殊角,其墓志云:“公姓吴氏,讳经,字太常,号列庵,江西余干人……武宗圣上益爱其勤,第升御用监宦官,镇守山西,老归南都,备员司礼……”按明制,内宫宦官设编制十二监,每监各设宦官一名,正四品,左右少监各一名,从四品。吴经晚年所任就是南京司礼监的四品宦官,掌管城内一应礼仪刑名及各役关防门禁,并催督光禄供给等事,可见其受明武宗的宠爱之甚。

  可是,正如明代数不胜数的乱政宦官相同,吴经也是个助纣为虐之徒。他的劣迹记录在《明史·宦官传》中,且是在正德年间臭名远扬的“三张”之一御马宦官张忠的列传中带出。正德十四年六月,宁王朱宸濠叛变,七月底已被王守仁平定,八月初喜讯传入北京。而此刻张忠却“劝帝亲征,其遮王守仁捷”,所以好勇且无能的明武宗朱厚照仍自称“奉天征讨威武大将军镇国公”,于八月二十二日率万余官兵南下,以亲征为名巡游作乐,直达南京。为迎候皇帝南巡,南都便派出宦官吴经到扬州准备接驾业务。《明史》载:“又有吴经者,尤亲暱。帝南征,经先至扬州。尝夜半燃炬通衢,遍入寡妇、处女家,掠以出,号哭震远近,许以金赎,贫者多自经。”抢掠民女、逼死大众,其放肆嚣张、胡作非为可见一斑。

  可是,吴经应该是喜爱喝茶的,不然不会至死都把紫砂壶带着。如今看去,此壶虽在制造技能上略显粗糙,在烧制上受其时技能的影响,色彩纷歧,粘有釉泪,但全体看去,此壶外型饱满,腹提得起来,底收得有力,提梁高度适合,恰构成虚的空间以缓冲身桶的厚重,给人一种沉稳博雅的神韵,和明式家私的凝重简练之气相通。壶上许多细节也显现着中国传统审美的兴趣,比如:因流与身桶选用接榫法粘接,即壶嘴做成后,塞进壶身一侧事前钻好的小孔内。在流的根部与壶的腹部相接处贴塑了四瓣柿蒂纹片,这样既使榫接更为结实又掩盖接痕,美观大方。再如,壶盖的子口竟镶有起支撑效果的十字架,且厚薄长短纷歧,可是壶盖正面却配有挺立高雅的满意形钮。最使整壶增色的是倭角式海棠形提梁,它份额和谐、简练有力,像极了明式家私里的罗锅枨。

  惋惜早期砂壶皆无款识,不知此壶为何人所制,但想来定非俗手。晚明周高起著《阳羡茗壶系》所载紫砂大师里正德、嘉靖年间仅录入供春一人。供春乃“学宪吴颐山公青衣也。颐山读书金沙寺中,供春于给役之暇,窃仿老僧心匠,亦淘细土抟坯。 

 精彩推荐

 金古热点

关于金古 | 客服中心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纠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