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学习

作者:金古珍藏  2013/5/23  来源:收藏网  

摹帖与临帖学习书法既没有一个万灵的秘方,也没有一套呆板的程式。这样说,是不是就没有规律可循呢?当然不是。古今书法家为我们发明了许多书法艺术珍品,也为我们积聚了丰厚的书法学习经历,其中摹帖与临帖时两种最根本的办法。 前人练字,大多是这样的:先选择一种碑帖作范本,认真揣摩它每一字的笔画与构造的特性,重复摹,纯熟地控制它的写法,以到达“得心应手”的境地;在此一家一体的根底上,再博览广习,兼收众长,加以开展,发明出具有本人共同作风的新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初学写字,应从摹写开端,也就是将较薄而透明的纸张覆于字帖上停止练习,此法适用于初学者,也可用于对新帖的练习,这样宜于控制字形的位置。这好比刚学走路时找一个牵引的人,当然也包括“描红”、双钩填廓、仿影等。当摹写纯熟后,继而“临帖”,按部就班,千万不能为所欲为,恣意乱涂。 在临帖或摹帖时,人们常常借助一定的格子来停止,称之为格临。格临常用的格子有米字格、田字格和井字格(也叫九宫格)。采用格临的办法,比拟容易找准汉字的各局部在格子中的位置,使我们容易看出各局部的大小。
楷书是根底 书法学习上,前人把楷书比作“立”,行书比作“走”,草书比作“奔”,由于楷书方整标准,可作楷模,是各种字体的根底,各种印刷字体及美术字,也都是从楷书转化而成的;楷书的笔画,富有变化,它要有更深的用笔的功力。楷书功夫不深,行、草笔力则缺乏。练好了楷书,再练其它字体,都较易于控制。所以,学习书法,应从楷书动手,待楷书有一定的根本功时,再练其他字体。 学习书法,贵在多练,自创前人的经历,控制一定的办法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还需勤学苦练,锲而不舍。古今书法家,无一不是勤学苦练而成的。书法并不神秘,只需我们依照正确的办法刻苦练习,就一定能把字写。“世上无难事,只需肯登攀”。欧阳询之书法艺术
欧阳询(557~641), 中国唐代书法家。历经陈、隋、唐三朝。字信本,湖南潭州临湘(今湖南省长沙市)人。少时敏悟博学,书学二王,于平正中见险绝,自成一本,人称《欧体》。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初唐四大家。自幼敏悟,长大后博通经史,在隋时书法就很有名,曾任太常博士。唐高祖即位,官给事中,后官至银青光实录大夫,唐太宗时历任太子率更令、弘文馆学士,封渤海男,世称《欧阳率更》。 书学二王,于平正中见险绝,自成一本,人称《欧体》。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初唐四大家。与裴矩、陈叔达共同编纂《艺文类聚》。
  欧阳询书法远承魏、晋,在六朝朴茂峻整的根底上发明了本人的作风相貌。他用笔从古隶中出,所以能凝重冷静,转机处洁净利落;结体紧结,方正浑穆,有一种极为森严的气度,而在雍容大度中,又有险劲之趣。欧书的特征可用“险劲”二字来概括。欧阳询的书名在当时已远播国外,他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为“初唐四家”,他的书体称为“欧体”;与唐代颜真卿、柳公权、元赵孟頫并称楷书四大家。 书学在唐代为鼎盛时期,凡及楷书,言必称虞、欧、褚、颜。
其书初学生羲之,后又吸取了六朝碑版墓志方劲峻利的笔意而自创作风,他的楷书险劲刻厉,清峻秀健。相传欧阳询书八体尽能,尤精篆隶,得方圆之妙,因取法高古,流溢为楷书,自然骨气洞达,点画工妙。又因其博采众长,故其楷书构造秾纤得度,意态精细,卓然成一代大家。他传播下来的楷书代表作品有:《九成宫醴泉铭》、《皇甫君碑》、《化度寺碑》和《虞恭公碑》。从总体上说,欧阳询的楷书有以下两个特性:一是点画以方笔为主,铁画银钩,则劲不挠,有“森森然若武库之戈戟”誉,但世人只知其方,而不知其用笔圆,写得棱角清楚,矛头华露,此实误解。郭宗昌〈金石史〉谓;“人知信本变晋法,不知结体用笔多从古隶中出”。其书法之中截极端淳厚,而其钩趯折角处刚而有韵致;二是其构造险峻紧密,横势用仰,纵势用背,属于斜画紧结一路。王文治《快雨堂题跋》谓:“欧阳以险绝为平,以奇极为正。”正由于其楷不防止险,故学之不当,易伤于清雅之致。欧阳询的楷书看似奇,其实正,貌似方,其实圆,在欧楷诸碑中,特别是《九成宫醴泉铭》由于奉敕之书,故写得特别严谨,亦特别难学,米芾曾谓“欧阳如新瘥病人,颜色憔悴,举措辛劳”,正指此而言。《虞恭公碑》又名《温彦博碑》,岑本文撰文,欧阳询书,全碑计三十六行,每行七十七字,篆额为“唐故特进尚书右仆射上柱国虞恭公温公碑”,贞观十一年立,欧八十一岁时书。此碑楷书写得比拟轻松,易于为初学者动手,惜世传摹刻、翻刻本较多,今选用嘉庆内府藏本。据王壮弘《增补校碑随笔》载:“此乃毕灵岩山馆旧藏,毕氏获罪籍没,遂入内府,一九五八年余在上海征得,今藏上海博物馆。”此册拓墨色浓,纸质坚韧,极为精到,后有王澍、翁方纲、王文治等跋,当为北宋精拓,今付梓影印出版,以飨广阔书法喜好者。
所创“欧阳询八诀”书法理论,具有独到见解。对明代人李淳的八十四法,清代人黄自元构造92法的著作,均有启示。其“八决”为:(点)如顶峰坠石;(横戈)如长空之新月;(横)如千里之阵云;(竖)如万岁之枯藤;(坚戈)如劲松倒折,落挂石崖;(折)如万钧之弩发;(撇)如利剑断犀象之角牙;(捺)一波常三过笔。
欧阳询-书法特性
作风特性
欧阳询的书法由于熔铸了汉隶和晋代楷书的特性,又参合了六朝碑书,能够说是广采各家之长。欧阳询书法作风的主要特性是严谨工整、平正峭劲,字形虽稍长,但分间布白,划一严谨,中宫严密,主笔伸长,显得气势豪放,有疏有密,四面俱备,面面俱到,气韵生动,恰如其分,点画配合,构造布置,则是平正中寓峭劲,字体大都向右扩展,但重心依然非常稳定,无欹斜倾侧之感,而得寓险于正之趣。
欧阳询早期学习王羲之的书体,传说他曾以重金购得王羲之教子习字用的《指归图》,日夜揣摩,刻苦研究。后来又普遍地学习北朝的碑刻书体,同时汲取了当时一些书家的优点,融会贯穿,构成[刚健险劲、法度森严的共同作风。
用笔特性
欧阳询书法用笔方整,略带隶意,笔力刚毅,一丝不苟。清包世臣曾说:“欧字指法沉实,力贯毫端,八方充溢,更无假于外力。”就是说,欧字强调指力,写出的笔画坚固有力,骨气内含,既不过火瘦劲,又不过火饱满。每一笔画都是增一分太长,减一分太短,轻重得体,长短适合,恰如其分。欧字的用笔还考究笔画中段的力度,一些横画看上去中段丰满,得“中实”之趣;一些字的主笔都向外延伸,更显中宫严密,特别是右半边的竖画,常向上作夸大延伸,这些用笔共同之处显现其超人的胆魄。
欧体以瘦劲、险绝为主,此碑在欧书诸碑中最具此特征,已脱尽二王面目,而独具风貌。清孙承泽《庚子消夏记》载:《其笔带有汉人分法,是率更自得书。王元美云比之诸碑,尤为险劲。》清杨敬《学书迩言》云:“欧书《皇甫诞碑》最为险劲,张怀瓘《书断》称其森焉如武库矛戟,此等是也。”清翁方纲更是极力失主重此碑:“是学唐楷者第一必由之先路,若不先从此动手,则间架构造何由而入《九成》、《化度》乎?”此是翁氏甘苦之言,可为初学者自创。
欧体特性主要是瘦硬字办法。世传欧收大篆、小篆、章草、隶、行、飞白、草、楷八体尽能,唐张怀瓘评:“八体尽能,笔力劲险,篆体尤精。”“飞白冠绝,峻于古人。”唐李嗣真《书后品》记“芡阳草书,难于竞爽,如旱蛟得水,馋兔走穴,笔势恨少。”宋苏轼推重欧书小楷,题:“阳率更书,妍紧拔群,尤工于小楷。”宋米芾喜欢欧书草书,云:“晚年草书,精彩动人。”
传播至今传为欧阳询的墨迹有《卜商帖》《张翰帖》、《梦奠帖》和行书《千字文》等。其中《梦奠帖》结体富于变化,最能表现出欧书劲险刻厉、矛戟森列的特征。
  欧阳询所书碑刻传世的有:①《九成宫醴泉铭》。碑立于贞观六年(632),为他暮年奉敕书写。碑字高华严肃,法度森严,用笔刚毅,纤浓得中,寓险峭于平正之中,成为学习书法的楷模。②《皇甫诞碑》,立于贞观初年,笔画瘦硬,字呈长方,在结体取势中,充沛发挥欧书的险峭的本性。③《化度寺邕禅师塔铭》,立于贞观五年,是欧阳询暮年自得的作品。字小于欧书其他碑石,书法静穆淳厚,紧密秀腴,在精整险劲中别具风貌。原石早已损佚,在宋代就有许多翻刻本,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发现的残本,亦有人以为是早期的翻刻本。④《虞恭公温彦博碑》,立于贞观十一年。这时欧阳询已80岁,但书法仍见功力。碑虽漫漶,从完好的字中仍可窥见严谨精劲的特性。 欧阳询隶书碑刻有《宗圣观记碑》、《房彦谦碑》等。《房彦谦碑》书法介于隶楷之间,紧健峭厉,有晋碑的风貌,可见欧楷的渊源。相传欧阳询临有《兰亭序》,传播的定武本《兰亭序》,是依据欧临本上石的。传为欧阳询的小楷有《心经》、《九歌》、《千字文》等,但传播后世的拓本,真伪很难肯定。
欧阳询容颜虽很丑陋,但聪悟绝伦,读书能数行俱下,博览经史,尤精三史。其书法初学王羲之及北齐三公郎中刘珉,后突变其体,笔力险劲,自成面目,人称“欧体”,为一时之绝,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初唐四大书家。人们得其尺牍文字,咸以为楷范,故他的书法,对后世影响很大。唐张怀瓘《书断》称其书“八体尽能,笔力劲险,篆体尤精,飞白冠绝,峻于古人。”欧阳询楷书结体严谨,笔势开张,笔法交叉挪让极有法度。后世所传“欧阳结体三十六法”,就是从他的楷书笔法中归结出来的结字规律和办法,对后世有很大的启迪。
  欧阳询最大的奉献,是他对楷书构造的整理。相传欧阳询总结了有关楷书字体的构造办法共三十六条,名为“欧阳询三十六法”,此法固然掺人了后人所作的若于解释或考虑,但其中肯定有很大成分仍然是欧阳询的:他的研讨曾经完整摆脱了不稳定的字形的无规律性的变化,而进入了外型剖析的层次,书法构造的成熟观念,至此才算是真正的成立。
  传世著名的碑刻有《九成宫醴泉铭》、《化度寺碑》、《皇甫诞碑》、《温彦博碑》等。行书墨迹有《张翰》、《卜商》、《梦奠》等贴。编有《艺文类聚》一百卷。《九成宫醴泉铭》碑由魏征撰文,记载唐太宗在九成宫避暑时发现泉水之事。此碑立于贞观六年(632)。楷书24行,行49字。碑额阳文篆书“九成宫醴泉铭”6字。碑在陕西麟游。此碑用笔方整,且能于方整中见险绝,字画的布置紧凑、匀称,间架开阔稳健。明赵崡《石墨镌华》称此碑为“正书第一”。《卜商帖》,无款,传为欧阳询书。纸本,纵25.6厘米,横16.6厘米。行书6行,共53字。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此帖本是作为《史事帖》而传播的,后来《史事帖》别离流散,此即为其中之一。书法挺拔俊丽,结体紧密方劲,确为欧阳询书法之上乘。
欧阳询书法作品赏析 《九成宫醴泉铭》
欧阳询书法作品赏析 《九成宫醴泉铭》
   宋拓唐刻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拓本半开纵209cm,横13.9cm。1956年张明善捐献文化部文物局拨故宫博物院藏。 贞观六年(632年)六月立于麟游(今在陕西省宝鸡东北)九成宫。今石尚存,但经剜凿,损泐过多,已非原貌。
  欧阳洵76岁书,贞观六年(632)刻石。书法高华浑穆,丰厚挺拔,既有晋人凤韵,又开唐人新风,是千余年来楷书无以复加之作。此册为宋拓明驸马李祺本,是现存善本之最。曾经高傲士祺、赵怀玉珍藏。清初高氏重新装裱。后归张明善一切。 《九成宫醴泉铭》是欧阳询暮年所写,淳厚沉劲,意态丰满。写撇、捺常用圆笔,显得圆融流利。写弯钩用转法,曲圆较长,适成全字有力的支撑。这些表现了溶隶于楷的特性,正如郭尚先所评:“《醴泉铭》高华浑补,体方笔圆,此汉之分隶、魏晋之楷兼并酝酿而成者。”因而千余年来,此碑成为人们临习楷书的范本。
欧阳询书法赏析《张翰帖》亦称《季鹰帖》,欧阳询书。行楷书,无款。纸本,纵25.2厘米,横33厘米。此帖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后纸有瘦金体书跋:“唐太子率更令欧阳询书张翰帖。笔法险劲,猛锐长驱,智永亦复避锋。鸡林尝遣使求询书,高宗闻而叹曰:'询之书远播四夷。暮年笔力益刚毅,有执法廷争之风,孤峰崛起,四面削成,非虚誉也。'”此帖的作风与欧阳询的楷书作风根本上是分歧的,同是以险取胜。字的重心压在左侧,而以千钧之势出一奇笔压向右侧,使每个字的结体构成一种逆反之势,然后再向右用力使之转危为安,真可谓“险中求稳,别有乐趣”。清乾隆帝评论道:“妙于取势,绰有余妍。”
欧阳询书法赏析 《张翰帖》
欧阳询书法观赏《卜商帖》
《卜商帖》又称《卜商读书帖》,是 欧阳存世墨迹,纸本,高25.2厘米,横16.5厘米,行书六行,共五十三字。上有宣和内府诸印和一瘦金体题跋:“暮年笔力益刚毅,有执法廷争之风,孤峰崛起,四面削成,非虚誉也。”有人以为这是宋徽宗赵佶的手笔。此帖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卜商帖》用墨浓厚,行气淹贯,下笔尖利如斩钉截铁。他楷书中的瘦劲典雅,在这里转化为锋锐的笔痕,似乎还残留着北派书法中的方劲笔法。但是墨气却极为鲜润,笔画丰满丰腴,起笔简截而少婉约之势,是与当时盛行的王羲之或王献之书风大不一样的。 正如清人吴升《大观录》跋:“笔力峭劲,墨气鲜润。”
欧阳询书法观赏 《卜商帖》
欧阳询书法作品观赏《梦奠帖》
《梦奠帖》全称《仲尼梦奠帖》,七十八字,无款,但传播有序,曾入南宋内府珍藏,钤有南宋"御府法书"朱文印记两方,"绍""兴"朱文连珠印记,后经南宋贾似道,元郭天锡、乔篑成,明杨士奇、项元汴,高傲士奇、清内府等递藏。郭天锡在跋中曰:“此本劲险刻历,森森然如武库之戈戟,向背转机深得二王习尚,世之欧行第一书也。”
欧阳询书法作品观赏 《梦奠帖》
欧阳询作品观赏-《行书千字文》
无论是初唐四家(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或是楷书四大家(与唐代颜真卿、柳公权、元赵孟頫)都是个领军人物。他的书法从北碑得法,又学王(羲之、献之)而参以隶意,形势俊劲,意态精细,于平正中见险绝,自具面目,世称“欧体”。他的代表作《九成宫醴泉铭》碑,更是楷法精绝,结体平和而险劲,不可有一分增减,成了楷书史上难以逾越的顶峰。在欧阳询看来,一切都应是典雅、庄严的,一切变化都须依照法度而表现得充沛、坚实、完好,趋于尽善尽美。所以即便偶尔豪放一下,像他的《草书千字文》,依然坚持毫厘不逾的法度,更不待说此卷《行书千字文》了。
  《行文千字文》的用笔非常理性,处处留意点画之间的主次、交叉、避让,运腕用笔的周正、凝重、严密,高华浑穆有余而意态略逊,不及他在行书《梦奠帖》中那种“蝉联起伏,凝结遒耸”,向背转机,出于自得的习尚。这又不可不知。
欧阳询作品观赏 欧阳询行书千字文 欧阳询-艺术成就
虞世南说他“不择纸笔,皆能如意”。而且他还能写一手好隶书。贞观五年《徐州都督房彦谦碑》就是其隶书作品。他的书法,以隶书为最。究其用笔,圆兼备而劲险峭拔,“若草里惊蛇,云间电发。又如金刚怒目,力士挥拳。”其中竖弯钩等笔画仍是隶笔。他所写《化度寺邑禅师舍利塔铭》,《虞恭公温彦博碑》,《皇甫诞碑》被称为“唐人楷书第一”。他的楷书无论用笔,结体都有非常严肃的程式,最便于初学。后人所传“欧阳结体三十六法”,就是从他的楷书归结出来的结字规律。他的行楷书《张翰思鲈帖》体势纵长,笔力劲健。墨迹传世,尤为珍贵。欧阳询的儿子欧阳通,书法一本家传。父子均名声著于书坛,被称为“大小欧阳”。小欧阳《道因法师碑》,隶意更浓,但是锋颍过露,委婉处不及其父。
欧阳询的书法早在隋朝就已声名鹊起,远扬海外。进入唐朝,更是人书俱老,出神入化。但欧阳询本人却并不满足于曾经获得的成就,仍然读碑临帖,锦上添花。
有一次,欧阳询外出旅游,在道旁见到一块西晋书法家索靖所写的章草石碑,看了几眼,觉得写得普通。但转念一想,索靖既然是一代书匠,那么他的书法定会有本人的特征。我何不看个真相大白。于是伫立在碑前,重复观看了几遍,才发现了其中精深绝妙之处。欧阳询坐卧于石碑旁探索比划竟达三天三夜之久。欧阳询终于领悟到索靖书法用笔的肉体所在,因此书法亦更臻圆满观止。

 精彩推荐

 金古热点

关于金古 | 客服中心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纠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