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协会

作者:金古珍藏  2013/5/23  来源:收藏网  

  记得是2006年,我写过一篇《要书协,不要书邪》的文章发表在《青少年书法报》上,当时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五届换届选举刚刚过后不久,这个话题正是人们谈论的焦点,因而此文一出,即惹起了较大反响。尔后“书邪”一词被很多人普遍援用,直到今天人们还浮光掠影。

  唯物辩证法通知我们,任何人都有双重性格,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质。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正常状况下,任何人都有自我维护之愿望,即使是非正常人,他也依然具有这种本能。在一种特定的环境和气氛之下,一个人可能会说出或做出让其别人出人意料的言谈举止,但从他自己的角度而言,都有它发作的本源。同样,我们对待一件事,常常只看到其中的一面,而疏忽另外一面。也就是说,一件看似很好的事情,或许反过来看就一定很好。而一件貌似很坏的事情,或许发过来看,就不一定很坏。这就是人的双重性格和事物的两面性质所表现出来的不同的形态和结果。

  在市场经济如火如荼、名声利益日趋众多的当下,有些书协指导特别具备“双重性格”,其所指导下的书法协会特别具有“两面性质”。

  一些省市基层书法协会的指导,常常是开会一套,会后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会上大讲特讲团结调和,会后大搞特搞圈子山头。大玩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权利游戏。接近者,及时拉上前台;疏远者,从此打入冷宫。把书法协会搬进了本人家的后大院,成为了扩大本身权力,谋取个人私利的特殊工具。这样的小官僚气十足的书协指导,基本上曾经背叛了为人民大众(或者说广阔书协会员)效劳的根本准绳,其所主宰下的书法协会曾经从艺术群团组织演化为“帮派权力”,严重损伤了书法协会作为人民大众艺术团体的应有形象。

  按理说,书法协会是应中国书法在新的历史时期的实践开展需求而产生的,它在书法热兴起30多年以来的历史进程中,发挥了不可磨灭的重要作用。一些优秀的书协指导,为开展新时期的书法事业作了很多积极有益的工作,值得人们肯定。但不可承认,在此当中也发作了不调和音符,呈现了少数打着发扬书法的旗帜而大行旁门左道的怪事。一些艺术程度不高、思想涵养低下者,从协会当中看到了许多“升官发财之道”,应用一切便利条件,不择手腕,跻身书协,将众多身处弱势的书法人玩于股掌之中;将本来积极向上、相比照较清洁洁净的书坛搅得阴风阵阵,浊浪滔天。

  细数这些歪风邪气,详细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近亲远疏,扫除异己。这是从组织方式上为本人日后的各种举措肃清障碍。将跟随本人、反对自我的接近分子尽最大努力布置到指导机构当中,争取在主席团内部占领绝对优势,这样,即使有三两个不附和本人的人,也是徒叹奈何。

  二是封锁音讯,时机独享。由于书协固然是群团组织,但在管理上仍然属于上下垂直关系,上级书协有什么会议、活动以及培训等等,第一时间接到通知的肯定是主席团的主要指导(即主席和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他们得知音讯后,常常出于私心不对其别人公开,只是私自里布置本人或与本人关系严密者参与。

  三是吸收会员,自在指派。依照常理,书法协会作为群团组织,任何书法喜好者只需积极努力,都应该享有参加书协组织的时机和权益,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他们会优先思索积极跟随、对他们有较大应用价值者参加协会。书法程度上下并不是他们主要思索的方面,能否对其忠实,能否能给他们带来直接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以上三点,是书协之“邪”最主要的表现方式,看似是不同方式,但骨子里边是互为关联、密不可分的。那就是置群团组织所应当发挥的社会功用于不顾,为了一己之私利或以他为首的一小撮人的利益。

  但大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历史的潮流汹涌澎湃不可遏止,一切不顾广阔人民大众的集体利益,胡作非为的人,早晚都会遭到人民大众的鄙弃。当公信力日趋低下而质疑之声四起的时分,“书邪”们就曾经到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地步了。
 

 精彩推荐

 金古热点

关于金古 | 客服中心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纠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