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书法

作者:金古珍藏  2013/5/23  来源:收藏网  

虽然还不到上午10点,但参与古碑刻维护修复的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师生们早已是满头大汗。从天气预告得知,当天临猗的最高气温将到达38℃。刘彦琪教师蹲在一块残碑边,战战兢兢地将一团白色浆状物平均拍打在黑石块上,手掌落下,水汽腾起在石块上,这样的拍打要停止屡次,直到白色浆状物粘在石块上,这白色浆状物是种“特殊的药品”。他要“治疗”的正是眼前这块黑石块???国度一级文物。

石碑是一块不规则的残碑。碑面仅存着45个隶体字,此碑的撰文、镌刻者姓名均不可知。所幸立碑年代尚在,为“建宁元年九月辛酉”。建宁是东汉灵帝的年号,其元年是公元168年,距今已有1840多年的历史。这是山西现存最早的一块文字碑,碑文书体为真正的汉隶。而它身后不远处,就是另一处国度一级文物,被评为我国第一批书法艺术名碑的“霍扬碑”,距今1508年,碑文书体为真正的“北魏体”。这些石碑是我国文字碑开创时期的遗物,是古碑中的珍宝。它们将在1年半的时间里,承受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等单位的20多名专家、教师和学生组成的修复维护团队来完成的“剖析实验”“诊断”,并停止科学“治疗”。这是有着千年历史的古碑第一次承受“救治”,为什么这些宝贵文物要修复?这些“身宽体胖”的石头怎样“就医”?本报记者走进古石碑修复现场。

体检:古石碑身患“疑问杂症”

7月底的一个上午,烈日炙烤着大地,室外温度高达37℃,在临猗县博物馆的大院里,十多件石碑石刻排列在暂时用塑料棚搭起来的“救护病房里”,隔着塑料布射进来的阳光让大院变成了一个“桑拿房”。

在铁质围栏后不到一米的逼仄空间里,修复团队的杨教师和刘教师已是满头大汗,与37℃的高温相比,竖立在眼前1.97米高的石碑更像一块“烫手的山芋”。假如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这个1500多岁的“老人”,居然病到这种地步!

这块大名鼎鼎的“霍扬碑”,如今上面还残留着多年前拓片留下的陈旧墨迹,有的中央断裂、风化,外表不同水平呈现了沙化、空鼓、裂纹和剥落。

胡东波教授是国内知名的文物修复专家,曾掌管圆明园文物修复维护工作,他是这次修复维护行动的主要担任人。

“要‘治疗’这些古石碑,首先要理解这些古石碑‘病’在哪里?”谈起古石碑,胡东波教授像专业的医生。“‘病灶’很多,需求一个一个来处置。”

胡东波教授率领的修复团队用电子显微镜、X射线衍射、红外光谱剖析等科技手腕对碑刻停止了材质、强度检测,并对碑刻的保管状态停止了科学评价。他们几次到临猗,将每一块需求修复的石刻“病灶”标出,绘制出详尽的“病害图”,“是什么水平的,需求怎样来修复,就像医院的诊断书一样,一字不差”。

细致的勘察与系统的剖析检测让维护修复团队的专家们深切感到,面对“病情”如此复杂的古石刻,首要的是持续石质胎体的生命,加强它的“抵御力”。那么,应该选用什么样的“药方”呢?

专家们经过重复论证,肯定的修复思绪分四步:首先是“消毒”,肃清文物外表污渍,并采取脱盐、清洗等办法;其次是“打针”,对石刻起翘、裂隙、空鼓和行将零落的部位停止浸透加固;再次是“修补”,对残缺的碑刻施行黏结、封固;最后是“护理”,改善其寄存的场所,避免风化、延长文物寿命。

修复:古碑裹进“襁褓”中

修复团队经过屡次实验,发现这些石刻的“含盐量”远远高于其他地域,而石头的含盐量高,会加速石碑石刻的损坏速度。

在和当地文物工作人员沟通后,修复团队理解到,临猗县所在的运城市以产盐出名,又西濒黄河,不利于石碑石刻的维护。临猗县又是我省的主要粮食消费基地和化工基地,污染较为严重,由于地处盆地,污染物不易被风吹散,使文物保管的环境越来越差。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王凯博士说,“风吹、日晒、雨淋、雪浸哪一样都是石质文物毁坏的罪魁。”修复团队赶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一些塑料布,在这些露天摆放的石碑石刻上暂时遮了一个“塑料屋顶”,算是有了一个能够维护处置的工作场地。

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记者战战兢兢地钻进了围栏内的“霍扬碑”修复现场。由于石碑曾经占领绝大局部空间,两位同窗不得不半蹲着对石碑停止修复。

“脱盐处置”是维护修复中的关键环节,对这批古碑刻的脱盐,采用的是传统的“纸浆脱盐法”,这是最简单又没有什么反作用的清洗方式。用纸浆平均敷涂在石刻上,能够除去石刻内部可溶性盐。这样就能够防止可溶性盐在湿润的空气中随着温度、湿度变化重复发作反响,结晶析出外表,形成体积收缩而损失岩面。

但这最常规、最简单的一个方式,却难住了修复团队。胡钢教师说,他们来到临猗后,居然找不到用于清洗和脱盐处置用的纯洁水。“纸浆脱盐”需求含盐量低的纯洁水,但他们测试了当地的自来水,盐含量高,又在当地一家一家找纯洁水厂家,也没找到适宜的水。

“可能是这里地表水自身含盐量就高,所以净化过的纯洁水含盐量依然高过规范。大家没想到,这么简单一个环节就把大家难住了。”无法中,修复团队扩展了搜索范围,他们随身带上了丈量仪器,找来一辆车,在临近乡镇中一家一家寻觅纯洁水消费企业,“进去不说买,先拿仪器测。(纯洁水消费)厂家都被我们弄蒙了。”

整整找了一天,他们终于在县城外的一家纯洁水企业找到了合适的纯洁水,为了保证水源稳定,修复团队一下痛快买了200桶,原本就不大的临猗县博物馆院内,一下子四处堆满了纯洁水桶。

这些来自北大的专业文物维护修复人员,有专家教授、专业教师,有博士硕士研讨生,还有文物维护专业的学生,但干起这“泥水匠”的活来一点也不差,几个人挽起裤腿,用手搅和纸浆,将纸浆打碎。而另外几个用纱布将打好的纸浆捞出,将纸浆中的含水滤到适宜的状况后放到另一个桶中。而接下来的一批人,拿着处置好的纸浆平均拍打,黏贴在石碑外表。整个石碑一点一点铺上了白纸浆,最终像被裹进“襁褓”的“婴儿”。整个过程配合默契,一挥而就,像一条消费线,修复人员在处置时没人说话,好像呵护重生婴儿普通。

维护:“修旧如旧”的背后

19岁的王鑫是修复团队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但他的工作强度却很大。他担任这次修复工程中两块置放在野外的石碑脱盐工作。

记者见到他时,他刚刚从40里外的北辛平宜村回来,脸和胳膊都被晒成暗红色。他目前还是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在读学生,谈起这次修复工程,他说能和团队里这些巨匠们学到东西才是最关键的。

在野外修复古碑,由于交通不便当,他们常常是一大早就出门,干到下午太阳落山才回来,中午饭就在村子里凑合处理。给石碑穿上纸浆“襁褓”后,最怕的就是下雨。他只好本人入手将买来的塑料布依照石碑的规格,量体裁衣做成“雨衣”。这些纸浆三天后将被分片取下,然后编号,一个个停止检测,用检测结果肯定下一步的修复方向。一块古石碑常常要这样重复脱盐三次以至更多。

王鑫通知记者,本人刚刚开端修复文物一年多,就可以参与到这些古石碑的修复工作中,感到十分侥幸。“这里面很多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古法’,能学到那些手法,再看看手边的古文物,一下子就有一个中华深沉文化的概念。教师们一再强调的‘修旧如旧’,在这一刻我才懂得其含义。”

这边正和记者说着,那边为了让一个石刻得到更好的维护,几个修复专家挽起袖子试图用力将石刻抬起,在其下面垫高,王鑫见状赶忙跑过去帮助。

“古碑的修复需求精工巧作和修复专家的严谨专业”,临猗县博物馆的馆长张晓剑说。这批宝贵的古碑多是上世纪50年代后陆续珍藏到博物馆的,当时运输条件和维护手腕落后,免不了磕碰,对文物形成了损伤。由于当时的修复技术落后,对损坏的石质文物多用水泥和石灰来黏结、勾缝,等于对文物形成了进一步的损伤。而这次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专业修复人员,将自创国内外的胜利经历,应用材质、年代和保管环境根本分歧的石材与无色的专业胶分配,注入古碑的开裂痕隙中,然后做旧处置,使得文物外表坚持分歧。

“这些古碑刻的维护是十分细致也耗时很长的系统工程。我们希望构成一个周期性的察看和维护”,胡钢教师真诚地表达了本人的期冀。今年临猗县博物馆新址将建成,张晓剑馆长说:“那个时分,这些宝贵的文物将移到室内,对他们的维护会更好一些。”
 

 精彩推荐

 金古热点

关于金古 | 客服中心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纠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