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书书法欣赏

作者:金古珍藏  2013/5/23  来源:收藏网  

 邹德忠,书法四体皆能,学养深沉,精研书法理论,加之其聪明的悟性,融多家之所长,在继承传统的根底上,独出心裁,以鲜明的创新终成卓荦不群的隶书“邹家样”,为中国书法艺术的传承与开展做出了奉献。

  他,个性鲜明、刚正不阿、敢说敢为。对人生,以身作则、倡导正义、发扬正气;对艺术,具有激烈的义务感与任务感。这些在他书法作品的方式与内容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可谓正大阳刚、气候壮阔。而这些也正是我们大国崛起所需求和召唤的时期肉体!

  “金台点将”栏目点之,是以为记。

  季羡林:“在这发扬中国艺术的大潮中,邹德忠的书法实有重要位置。”

  李树森:您的书法磅礴大气、气势如虹,又质朴、淳厚,具有盛唐气候,这种气候也正是我们这个蓬勃向上的时期所需求的肉体。这种肉体鼓舞人们讲正气、奋进向上。季羡林先生就曾说:“在这发扬中国艺术的大潮中,邹德忠的书法实有重要位置。”请问您在书写作品的时分,是不是也满怀这种激情和肉体?

  邹德忠:我对书法作风的追求是:黄钟大吕、廊庙殿堂、浑金璞玉、国色天香,正如你所说的是气候博大、磅礴如虹,又淳厚质朴、高尚风彩,涵有大美。这是我们五千年光芒绚烂的传统文化的凝练淬励而成的。

  他人用“正义、豪迈、真诚”总结我的性格,用我的同事吴震启的话说就是:“真从艺、敢做人,兢兢业业、讲真话。”能够讲我的确忧国忧民,内心充盈着一股浩然正气。这样的性格特征,也是历史上的仁人志士为国为民去坚忍不拔地斗争和前赴后继不怕流血牺牲的肉体,对我的影响和熏陶而培养的。

  我的书法创作主张是:书以载道。我曾写过一首打油诗,其中有句:“涉世误入翰墨场,挥毫满纸龙虎腾,字里时滴血与泪,行间常起雷雨声。”文章、诗词是借书法来传播的,诗文是载道的,它载有道理、事理、风情。书法是诗文的载体,诗文又借书法的风采和光华以传播致广、致远。

  为此,我的书法创作选的诗文内容都是积极向上、与时期肉体相关的。以此来鼓励人们积极去进取斗争;劝诫人们要自省、慎独、坚持崇高的操守,爱国忧民;希冀大家共同努力,尽快完成民富国强。

  我写这些诗文篇章要承当义务义务的,仿佛传道者那样向人们传播真善美。所以我在创作时激情四溢、纵情发挥,努力在用笔结体上做的尽善尽美,以期我的作品能吸收人、打动人,完成教化的作用。季羡林先生对我书法的评价或许也意在如此。

  “自出机杼,独出心裁”的“邹家样”

  李树森:在书法艺术上您四体皆能,尤擅隶书。欧阳中石先生评价为:“自出机杼,独出心裁”。王学仲先生也评价道:“他能剖析总结现代人学习汉碑的得失,坚持汉碑的雍容方正,汲取简牍书中生动笔致,增强隶书的灵动和抒情性,做到以奇求正,以巧寓拙之致。”可见您的隶书书法,在整合、丰厚、深化传统笔法、墨法和章法的根底上,还有大家赞同的创新,构成了卓荦不群的隶书“邹家样”。请谈谈您研习书法的一些心得领会。

  邹德忠:明朝学者胡应麟论诗曰:“偏精独诣名家也,俱范兼融大家也。”作诗如此,搞书法也是这样,只偏精于一家一体的书法家只能是一个小家。诸体兼融、综合多体优善于一己之体者才干成为大家。中国书协副主席林岫女士评论我的书法:“他主攻的隶书是喜玛拉雅山峰,他的其他书体也都很可观,是他为屹立喜马拉雅山打造的青藏高原。”著名书法理论家陈方既先生说:“他的隶书是传统隶书的全面继承,是具有时期见识的创新。”这些评论对我是极大的肯定和鼓舞,使我对本人走的这条四体兼容的学习道路充溢了自信心。

  我学习书法,完整自学的,是以引见书法的书本为师的。在学习过程中我对用笔和笔法特别关注,即对古典碑帖,不只师其迹,更师其法。我对照各种引见书法笔法的书,对书法的根本笔法 “永字八法”,及提按顿挫、衄转蹲驻、方圆、藏露等,都停止研讨控制。对书法高级法,即“道艺之法”:屋漏痕、折钗股、印印泥、锥画沙、千里阵云、万岁枯藤、蠖曲蛇伸等,也停止了认真的研讨并加以控制。因而,在书法的点画、线条的书写上,我的笔法是多能的,形态丰厚多彩又真力洋溢,敦厚圆浑又灵动俊逸。

  在结体上我四体兼容,有甲骨、篆书、简椟、楷行,以至美术学的元素,经改造后,经过统一的笔法构成新的组合,构成见所未见,让你惊异,又能让你欣然承受的新隶书相貌。

  再是在构造上,在点画线条的交接搭配处,我还将经典硬木家具部件的结构及榫铆分离的特性融入我的书法创作,这有利于笔画大胆交织构成扎实的构造,使点画交接处如钢铁熔铸普通不可拆解。

  三是我的字形的四边外形,有“正方形”、“长方形”、“偏方形”。还有特别外形,就是两个梯形,倒接在一同的,“倒双梯形”结体。

  经过以上对书法传统资源的综合吸取和发明性交融,就逐步构成了从笔法到结体及轮廓与传统隶书有异形、异趣,而又深深植根于传统的新相貌。这就是大家总结的“邹家样”。

  首创“粘结法”

  李树森:有书法理论家总结您的书法艺术说:“其隶书风情独标,别具一格,宏伟中含姿媚,厚重中寓劲秀;用笔精熟丰厚,提按顿挫,和律中节,纵横畅酣,结字如峰峙塔矗,扶疏浓郁,自我作古,创以粘结法,使其隶书如金文之熔铸,如石刻之斑斓,块面映照,点线相合,极具视觉冲击力与构成张力。”请您对“粘结法”做一个解读。

  邹德忠:技法是通道的,技法能够说就是规律的详细表现。

  关于“粘结法”,首先我很信服理论家李庶民先生锐利的目光,并以恰当的概念,把我在这方面的理论情况用“粘结法”这一概念提炼出来。在书法创作上有一种渗墨法,这在王铎的行草书中多有运用,在篆刻艺术上,线条的镌刻有“粘连法”;在荷兰油画家伦勃朗的作品中,光影激烈的比照对突出人物形象有很大的作用。再是我看到一些漆画也是背阴浓黑激烈,而要表现的人和事物光鲜亮丽。在这些艺术创作办法的启示下,我在书法的创作上也停止了一些实验,也用洇渗的笔墨,浓厚的墨线书写偏旁部首,一边浓粗,一边疏细,写了一些字,散落在书法作品里,以期增强表现效果。“粘结法”就是这么来的。

  我还要特别阐明的一点就是执笔法的问题。写小字必需用竖腕五指执笔法,而写大字必需用平腕撮笔法。撮笔法,使肩、肘、腕、指谐和,八面出锋、藏头护尾、提按顿挫、方圆中侧、起承转合等种种笔法都能灵敏运用。我开端学书,也是用竖腕五指执笔法,经过几十年的操作,是自然归到平腕撮笔执笔法,再经察看他人竖腕五指执笔写字的弊病,从而得出的结论。因而,我的书法书写,是各种笔法都能畅达的运用,写出的字形正如评论家所说的那样,是笔法多样、笔画形态多样。这也正是我的字正、大、笔法多样的机密所在。

  “书写立其诚,立象尽其意”

  中国书画“强元”建立有助于正本清源

  李树森:刚正、大气、敦厚,而又不失细腻、优美的一面,“字如其人”在您身上表现的异常明显。您不但书法艺术精深,而且品德高洁、爱憎清楚,还具有很强的民族忧患认识。您对文字学、历史学、哲学、美学、文艺理论等方面研讨颇深。能够说是深沉的文化底蕴、高尚的人格道德境地、天资聪明的特质,加上数十年如一日的勤奋,培养了您的书法艺术成就。文化底蕴对书法的作用您有何领会?

  邹德忠:书法是传统文化的集中表现,唐代著名书法理论家张怀瓘在《书议》中曾提出:“非有独见之明,独闻之听,不可议,无声之音,无形之相”。什么是独见之明,独闻之听呢。那就是知微见著,于无声处听到惊雷的人,这样的人是什么人,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天文中知人事的人,就是知晓文史哲、儒道释深沉传统文化的人。“议”要这样的人,那真正的创作更是需求这样的人了。

  我的喜好不断都是很普遍的,我在小学时就喜好美术,大家夸我美术字写得好,由此种下了书法的种子;我酷爱音乐,在初中经常观赏前苏联和西方交响乐;我喜好体育运动,篮球打的特别好,那些难度很大的漂亮动作,我都完成得很好。我对文学也喜好,曾于1957年上高中二年级时,自动退学,回烟台老家乡村体验生活,想当作家,两年后回京考入北京师范专科学校学文学,毕业后,当教员,教过语文、历史和体育;我不断喜欢读书,哲学、政治、艺术类的书籍都读过很多;我还喜欢并珍藏传统的工艺美术品。

  其实文化底蕴对书法的作用,是一个陈词滥调的问题,谁都晓得学习书法需求深邃的文化。比方说“修辞立其诚,立象尽其意”是解释《易经》的根本办法。文学创作的原理也是基于此道理的。实践书法这门艺术的创建也是由此道理而构成的,关于书法来说,那就是“书写立其诚,立象尽其意”。就是用笔墨书写塑造人格化、物格化的汉字的典型形象,去演绎文字角本。不了解此道理,就了解不了书法的实质。如今有人把书法与文字和文字内容剥离的本源就在这里。再比方,书法技法的藏头护尾、无垂不缩、无往不复,及行笔的提按顿搓,就是《易经·泰卦》爻辞“无平不陂,无往不复”“无往不复,天地际也”在书法书写上的详细表现。有人对此道理不晓得,反而写长篇大论否认“藏头护尾”等重要笔法,我以为这些都是对书法学习和创作的误导,这都是文化底蕴不进修成的结果。

  由于不具备传统文化深沉的底蕴,对书法的实质没有深入的了解,我们的文化防线很容易被西方的方式主义、科学主义的文艺观念冲破。以西方的观念来评判剖析中国书法,容易把中国书法创作引入歧途。有人说当代书法缺失文化,在玩技法拼技法,应该说有一些当代书法技法也是缺失的,他们是西方方式主义、科学主义理论冲击下的胡涂乱抹、信马由缰的胡写乱画,但这不应该是主流。

  其实汉字书法构造用黄金分割率来解析是解析不清的,就书法汉字的外形来看也不是长方形的契合黄金律的单一形体,它能够是正方形、偏方形、长方形,以至是圆形的,形体多样的。它的部首点画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按着黄金分割来书写布置的。我以为笔画之间的关系是按计白当黑、分间布白、阴阳谐调、对称均衡的规律来施行的。至于中国书法的结字,真、草、隶、篆,每字的点画位置,书写次第都依据书写便当顺畅商定俗成,规则好的。有人写字控制不好笔,而被笔所使,点画交待不清,字形松松垮垮不可识读,线条如乱草绳子,破布条子。就以西方“有意味的方式”的理论来辩白,说书法与诗文、汉字没有关系,只看线条就行了,更是不应该的。其实中国书法的汉字是有固定的点画解构的,它是有丰厚的意象内容的,它不是一根或几根徒手写出来的说不清什么意味的线条组成的。在中西方文化碰撞、西方话语占强势的当下,很多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底蕴不深沉的人,其中一局部人头脑被西化,所以产生出一些奇异的书法和说辞。

  你们如今倡导的以中华民族主体艺术为中心,建立中国书画“强元”的理论,是认识到了书画界存在的问题,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有助于正本清源,促进中国书法与绘画在正确的道路上安康开展,实是功莫大焉。

  假如一个书法创作者,没有中国文学、诗词的涵养,你就很难树立起形象思想的思想方式,你就很难了解“包括万殊,裁成一相”的书法。你没有诗词功底、没有诗人的激情和浪漫的情怀,你就不会写出有情致有意味能感动人的书法作品,这都是文化的作用。

  “书为心画”,书法家的“心”就是“文化”,书法家写出的“画”就是“书法”。

  学书有所成非下苦功不可

  李树森:作为一位卓有成就的书法大家,您对学习书法的人有何倡议?

  邹德忠:我以为学习中国书法首先要原汁原味地回归传统,在学好传统的根底上才有可能出新。当然开端学习时,也有最佳的途径。

  比方学楷书,它在魏晋时期构成,王羲之集前代书家楷书、章草、隶书笔法之大成创建了“龙跃天门、虎卧凤阙”,秀美俊健的今楷,及风流潇洒的行草书风行南朝,创建了今体书法的第一个顶峰。隋朝统一南北朝,树立统一的国度,南北民族交融,至唐颜真卿集南方秀美之法与北方豪迈的魏碑之法,及篆籀之法,构成了雄强清雄的颜体,阳刚之气充足,是今体书法的第二个高度。

  王羲之、颜真卿的书法,是我们如今通行的汉字的两个规范像,是我们如今通行的汉字的两个规范形态。艺术是人的实质力气的对象化,中国人的实质力气和民族肉体两千年来在书法艺术楷行草的沉淀、凝结上主要集中在王羲之、颜真卿的书体上。

  王羲之的书法尽善尽美,他是坤顺、阴柔、宽厚、容纳、慈祥、坚韧,以及魏晋时期老庄尚柔的哲学思想和士人自在萧散的人生态度在书法形象上的投射。颜真卿书法“集书法之大成,开一代新书风。”它真力洋溢,阳刚大气。它是颜真卿在民族大义面前赴难不辞,在朝堂之上,在敌人刀剑之下,正义凛然,大方激昂,有智有勇、有情有义的大英雄形象在书法艺术上的映象。

  王羲之、颜真卿书法是中国哲学天地乾阳、坤阴,中国人的阳刚、阴柔在书法艺术上的呈现。王羲之的书法形象就是厚德载物、坤顺阴柔、贤慧慈祥的中国妇女形象在书法上的笼统化。颜真卿的书法形象就是阳刚自强、顶天立地的中国男子汉在书法艺术上的笼统化。

  这就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民族无认识在书法艺术上的集中表现。书法是哲学的艺术。中国书法艺术就是中华民族的表征,是民族的符号。

  书如其人,王羲之、颜真卿的书法好,人也好。学了他们的书法,也学了他们的为人。益莫大焉。

  隶书要学东汉成熟的汉碑,它成熟的点画构成了撇捺分披,点画生动,横画蚕豆燕尾,且一波三折,结体雍容大方,表现力很强。切忌不要先学笔法简单的汉简和拙朴的西汉隶书。当把东汉成熟隶书学好有一定根底后,可进汉简和西汉隶书的学习。学习其一两点优点融入东汉隶书以出新新意。
 

 精彩推荐

 金古热点

关于金古 | 客服中心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纠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