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书法

作者:金古珍藏  2013/5/23  来源:收藏网  

张玉海,1976年生,大学文化。


中国商品买卖市场专家指导委员会专家委员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木雕艺术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江苏省美学学会理事


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巨匠陆光正先生学习书画、木雕艺术及其研讨。


2010年浙江卫视书法专题报道


2011年南京出版社出版《翰墨骋怀—张玉海书法集》


主要从事现代商品买卖市场兴办与开展、工艺美术产业、艺术品买卖等范畴的研讨,在《中国工艺美术》、《雕塑》、《中华木雕》、《钱江晚报》、《木雕根雕》、《国际商报》等杂志报刊发表相关文章上百篇。


【张玉海与他的书法】


近几年来,张玉海似乎离书坛越来越远了——部门经理,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总经理,一路做将过去,让人常常因而而忘了他书法家的身份,但事实上,他又无时无刻不心系书法艺术。


这由他笔下的书作为证。


请看他十多年前的作品。那个阶段,他有两代表作,一件是他参与“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览”的行书中堂,另一件是他参与“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行书手卷,二者书体相同(皆为行书),书风也相同——都是那种宗宋人书风,又参以时人笔法,中规中矩的“小行书”,总体上虽不乏书卷气,但本人的个性并不甚鲜明;再看他近来的作品,古人(如明人倪元璐)的影子虽仍能看见一些,但明显地是经过了他本人了解后的再现,至于当初作品中的那些时人影子已一点也看不见了。前后作品作一简单比照,不难看出,张玉海又何尚真远分开过书坛呵!


是的,“心系书坛,背依书坛”,是张玉海几十年来有意无意所采取的一种姿势,且这种姿势既是人生的,也是艺术的。


其实,张玉海的这种姿势,是自古以来的中国文人之于书法艺术所多取的一种姿势,因而我们以至能够说,是我们之于书法艺术应取的一种姿势。


中国书法是一门艺术,但它是一门特殊的艺术。它从适用中独立而成为一门特地艺术已有很长的历史,但是似乎不断无特地的职业书法家——即便是被尊为“书圣”的王羲之,也非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书法家,至于唐代的颜真卿、权公权,宋代的苏(东坡)、黄(庭坚)、米(芾)、蔡(襄),明清的黄(道周)张(瑞图)、倪(元璐)、王(铎)、傅(山)等,他们是书法家,但同时还是文学家、政治家、军事家,至少还是些不大不小的官僚。但这一切同时也一点儿也不影响他们成为一名真正的书法艺术家,以至成为一名巨大的书法艺术家。有时分,我们对他们的人生和艺术稍作调查便不难发现,他们同时集于一身的非书法艺术家的身分,不但从未有碍于他们的书法艺术理论,反而关于他们的书法艺术理论有着出乎意料的益处。这一点,我想只需我们对中国书法艺术史稍有熟习的人都是非常分明的,所以在此不再赘言。


张玉海最初便不是以职业书法艺术家的面目和身份切入书坛的。他以本人的作品在书坛暂露头角,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以后,他社会职业仍与书法没有直接关系。他做过书店经理,搞过广告筹划,还办过报纸等,现往常是一名职业经理人,总之,他的本职职业大致上可归入商业。那么张玉海长期的商业活动,关于他的书法活动有着怎样的影响呢?我们只需对他近年来的作品稍加关注便不难发现一个显著特性。


一是更注重作品的视觉效果,特别是第一视觉效果。中国书法独立成为一门艺术大致上成熟于魏晋时期。但那时分的作品多以尺幅较小的手札为主,字也较小,观赏者的观赏活动以把玩为主。随着时期的开展,中国书法的尺幅越来越大,到明清呈现了数尺丈二的作品。之所以如此,与建筑的开展和人们家居条件的改动有关。张玉海的近十多年的书法,作品的字径和尺幅也似乎越来越大,除了学书过程的一种必然要素起着作用外,不能不说与他的商业活动影响有关。最直接的影响是他的作品常常要被装饰在一些面积宏大的厅堂与会场内。这不能不对他的创作产生影响,并对他的书法美学作风产生影响。


张玉海书法是从隶书动手的,后又由隶入行,作品多以隶书、行书为主。他最初的隶书以汉代简牍为范,似乎有意在逃避多数人学隶从汉碑动手的“套路”。那个时期,他笔下的隶书作品,字径普通都不大,写得自然、轻松,且在隶书中常常参以行书笔法,给人亲切、温润的特性。而近年来,他的隶书作品则更多地呈现出一种沉着、大气而又略带险峻的特性,给人视觉的冲击性更强些。


张玉海近年的行书作品,似乎更多地取法明清诸家,特别在字势与章法方面多取法倪元璐:一是行距较大,整幅作品取纵势,给人一泻千里的觉得;字多取斜侧势,用方圆兼施,中侧锋互用,不再锱铢必较于点画技法,对传统的集字“标准”也不惧打破,总之,给人一种率真、随义的美感。


这些,或答应以算是张玉海书法的近期所具有的美学特征,但我更愿意看作是他在艺术上所作努力的结果。既是努力,置信他们的决不会就此中止——就他的创作来说,如何在注重率真、随意的同时也表现一种内敛?在以险峻为手腕强化视觉冲击效果的同时,如何表现隶书古拙和质朴的美的意蕴?总之,如何让本人的艺术创作中能随处把握和制造一种“有意味的瞬息”以到达一种“最美”?这或许是张玉海在以后的创作中所要做的更大努力吧。这或许是一种苛求,但艺术自身便是一种苛求,是戴着镣铐的舞蹈,任何艺术家的创作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艺术家与本人的“过不去”。好在张玉海对此不断都有准备,这种准备有心理上的,更有姿势上的,而这种姿势或许正是一个艺术家切入艺术的最好姿势。他永远“心系书法”,由于书法艺术的魅力太过强大;同时他又只能“背倚书坛”,由于当今书坛太过喧闹。 言 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散文作家)
 

 精彩推荐

 金古热点

关于金古 | 客服中心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纠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