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水仙

作者:金古珍藏  2013/5/23  来源:收藏网  

  以少数民族生活为题材的绘画,特别以藏族妇女为题材的绘画可谓多矣!有的着眼于表现异族风情,有的着眼于民族服饰,有的着眼于宗教气氛的营造,或着眼于地域神秘感的表现,或仅以其为媒介重在方式构成等等不一而足。近日画家毛水仙又创作了一批“藏女”画,这些画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毛水仙对女人特有的文静、温存、优美与仁慈的赞颂。画家用写实的手法,描画身着民族盛装的藏族女同胞,或在雪山下、或在毡房前、或于草地上的各种活动。固然西藏高原地处偏僻,广大洪荒,然画家笔下之藏女则毫无山野气,无荒蛮感。呈现观众眼前的是形体秀美,仪态端庄,内心纯洁与仁慈的女性。她们似乎是从神坛佛主身边落地人世的神女,透着一股圣洁气息。那圣洁的气质,可能就是藏女长期为佛教熏陶而构成的圣女之肉体吧。

  

  毛水仙笔下的藏女,羞怯而不扭捏,矜持而不呆板,高尚而不孤傲,秀丽而不外显,性感而不展露,沉稳而不凝滞,是一种纯真、秀美的内敛,给人以委婉、平和与仁慈的肉体感染。画家所表现的既是她对藏女的共同感受,更是作为女性画家的毛水仙对女性的认识与追求在笔下的自然流露。

  

  毛水仙身为中央民族大学的国画教授,有很多时机到少数民族中去采风和体验生活。她曾屡次去藏区,那里的风光,那里的风情,那里的人,都曾让她打动,使她产生过诸多的创作灵感。具有很强写实功力,擅长写意重彩的她,曾画过如《高原一家人》那样浓厚坚固的写实形象;也曾画过如《大鹏》那以意味性的构成手法表现坚实、神秘与崇高的主题,和方式上给人以凝重、苍茫的大作;还曾画过如《圣火》那种具有肌理美感,厚重绮丽而富装饰性的作品。但是,这次她则意图笔线条和轻彩渲染相分离的技法,制造文雅轻松地画境,一扫过去的繁重画风。

  

  其画法,似工非工,似写非写。淡墨线条,流利而不狂放,沉稳而不滞板,气韵内贯;用笔则是淡彩轻施,淡墨与淡彩的有机分离为主,构成其特有的俗气色彩,且以重墨着发点厾裙摆,以破轻淡。使画面增加厚重感,还以破笔焦墨扫衣裙部分,使衣服的揉皱平添些许的苍茫效果,更增加了画面的比照要素而丰厚了技法的表现性。其共性如是,然每幅画则又略有不同,如《雪域无垠》用下垂长线画站立人物衣裙与其崇高主题极为贴切,那线条犹如永乐宫壁画的用线之美;而《高原生活》则多用较短之线,构成急促的构造,与表现轻快欢乐的生活情节相符。

  

  艺术贵在创新,贵在有个人作风。故笔墨狂放、自得忘形着有之;严谨古拙、冷漠荒寂者有之;变形夸大、装饰意味浓重者有之;吸取西法、笼统构成者有之。毛水仙这批画的艺术作风特性是什么呢?可概括为:由写意衍化而来的似工非工的意笔画法。她的笔墨不张狂,内敛而俗气,她表现的形象写实而漂亮,她追求表现她心中的,也是群众理想中的女性的美的主题的展示。她表现的画面,文雅、轻松而调和。毛水仙发明了本人另一种独具相貌的画风。

  

  笔者与毛水仙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的同班同窗,与其夫妇多年相处至今,深感她为人低调。同窗相聚时,她从未向同窗们谈过其画作屡次取得国际画展的金银奖,也从未谈过其画作被中国美术馆、中南海、博物馆等单位珍藏,更未显摆过本人的各种社会头衔。她就学时,固然遭到过吴冠中、白雪石、俞致贞、高冠华、卫天霖等名画家的亲授,但她在社会上从未以名家弟子而夸耀于人。她深知,艺术成就全在个人。往常,她固然年逾古稀,仍是每天笔耕不止,作画日课不时,且时时探究新的追求。这一批藏女画,仅是近年探究合适本人年龄、画幅不大、笔墨轻松一些的画作。但是,我们从其画中,看不到衰老,却能感遭到青年人普通的青春生机。其画、其肉体,真实令吾这老同窗为之打动。故写此文向其致敬。
 

 精彩推荐

 金古热点

关于金古 | 客服中心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纠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