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尺寸

作者:金古珍藏  2013/5/23  来源:收藏网  

  又有画家受邀赴中南海了。日前,受中共中央办公厅之邀,杭州兰亭画院院长金晓梅赴京,为中南海创作系列国画。除金晓梅外,还有来自国内近十名书画家为迎接十八大召开,赴中南海泼墨献艺。

  自1949年中南海丰泽园的毛泽东居所挂起《荷花图》(张大千所作)以来,数以百计的绘画作品陆续进入红墙之内 无论是在中央政治局会议场所,人民大会堂东大厅,还是指导人出访所携带的国礼名册中,恢弘的绘画作品,总是必不可少的要素。

  统计显现,仅就中南海一地而言,新中国成立后至少有500名画家曾为中南海作画。这些画作的图片,后经中央办公厅主管的出版单位结集成册,以《中南海收藏画集》示人。

  事实上,在长长的作者名单中,除去像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这样的公认名家之外,近年来,也呈现了一些关于内地绘画界来说,不太抢手的名字。而画家的画作想要走进中南海,就要遵照如下请求。

  画作要与时俱进

  关于中南海的经典画作,外界多半眼熟,但只知其画不知其名。

  如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勤政殿召开时,立于各高层指导身后的雄壮国画。此画创作于2001年国庆前夕,名为《雄峙》,由山东画家张登堂创作,书法家欧阳中石题款,体量为6.2米×3.2米。

  同样身为政治舞台中心地带的人民大会堂,也多有这一类给人留下深入印象的画作。每逢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终了,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从会议室走出,步入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与中外记者见面,常委们身后颜色温和的国画,即为中央文史研讨馆馆员、著名书画家侯德昌创作于1994年的《幽燕金秋图》。画作上题词“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世”,系出自毛泽东诗词《浪淘沙·北戴河》。

  进入2000年后,又陆续有一批新作进入中南海。广州市政府官方网站信息显现,悬挂在中央指导人办公场所的,就包括由画家吴进良创作的 《 锦 绣 江 山 听 涛声》。报道说,中央高层提出“调和社会”理念后,又有名为《调和美妙并蒂莲》这样新创作的国画进入。

  大尺寸国画受喜爱

  虽然中南海的藏画门类,从山水、人物,到花鸟、鱼虫不一而足,但绝大局部作品都有一个明显特征 尺寸宏大。

  如报道说,写意花鸟画家喻继高,在1998年秋天遭到来自中南海的邀约,请他为中南海接待大厅创作一幅写意花鸟画,尺寸到达8.25×2.8米。北京方面希望他能在1999年国庆前夕完成这幅超越23平方米的作品。

  当时已68岁的喻继高,共耗时100余天才创作终了巨幅的《苍松瑞鹤沐朝晖》。这4张半的特型宣纸,简直就是一面墙的体量。被送到北京荣宝斋后,又经过近一个月才装裱完毕。一共裱了五层,三层宣纸,一层绢,一层布,重达几十公斤。该画由书法家启功题词。

  而在此前,喻已创作了一幅4米×1.46米的《松鹤长春图》,被悬挂在江泽民办公室,以取代老画 由天津美术学院教授爱新觉罗·博佐早年绘出的《松鹤图》。《松鹤图》的画面尺幅较小,且开端泛旧。

  选画根绝人情关系

  另有一位曾走进中南海的画家表示,当他将样稿送到有关部门时,反应回来的意见是,假如画成巨幅会更有气势。在更多的作者描绘中,擅长巨幅画作的画家,被中南海喜爱的几率会更高一些。

  这些被选中的画家,来路身世不尽相同。大多数进入中南海作画的缘起,是逢七一、十一节庆,中南海有关部门需更替一些场所的画作;而他们得以能到中南海挥毫的缘分,则在于经过了一套成形的评价机制。

  上海画家周成于2004年11月受邀进入中南海,画成《九龙揽胜》等3幅。周对上海本地媒体透露,他的画被悬挂在怀仁堂。

  周成说,怀仁堂选国画前,中央有关部门为根绝人情关系,派人出京在各地筛查人选。第一阶段从北方几个省着手,后来又将眼光转移到浙江、江苏等南方省份,都不尽如人意。后经中央文艺界的老指导引荐,先评价周成的作品画册,再回京查询他的个人材料,肯定约请他赴中南海作画。

  创作的前夜是难熬的。周成说,想不通为什么会选择他,事前对指导人的画作爱好也一无所知。

  对创作有细致请求

  1980年初夏,毛泽东故居开放前夕,画家邱瑞敏被时任美协副主席的华君武,以及中央警卫局指导请到中南海,为毛泽东故居绘制两幅全新的油画,画作的主题设定为复原中央指导人在中南海的生活片段。

  这次命题作画所调动的人力极多,不只构图想法由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曾任毛泽东秘书)口述,中央老指导警卫员也提供了大量生活细节,如毛泽东爱抽烟,刘少奇常穿布鞋,周恩来在夏日偏爱穿短袖衬衫。此外,为了更好地运用油画外型严谨、有平面深度的技法优势,又从中国青年话剧院请来演员,按草图进入角色。画家布置每一处细节,俨然成为大片导演。

  画作初稿出来后,胡乔木看得很认真,原画面上只要一只圆桌子,他说,刘少奇、陈云要放茶杯就太远了,既不便当又不合理,于是画家在画上加了一只台子。整整四个月后,名为《共商大事》的中南海油画才大功告成。

  理解政治是必备素质

  许多走进中南海的书画创作者,因其出色的艺术造诣,也会被有关部门拜托创作书画,成为礼品。作为礼品的政治滋味,自然要透过画作来停止有效传送。所以“懂政治”,也是红墙画家的显著特质。

  央视访谈节目《斗争》披露说,2005年4月,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通知吴进良等六位画家,希望他们在最短时间内绘制出优秀画作,作为中共指导人赠送给国民党主席连战的礼物。

  吴进良此前已有数幅画作为中南海珍藏。这次接邀之后,吴想到将紫藤画成龙的外形,代表大陆与台湾之间的血浓于水、同根同祖的关系。又画出两只大公鸡,9只小鸡,其中一只小鸡离鸡群稍远。吴进良解释说,这只孤独的小鸡代表宝岛台湾,总有一天它要回归鸡群,九九归一。9个小时后,一幅充溢政治寓意的《合家欢·大吉大利》呼之欲出。共青团中央主管的《中华儿女》杂志报道说,指导在看过画作后,曾称誉“画好、创意好;懂政治、讲政治”。

  “没有拿钱的道理”

  红墙画作的价值很难用金钱来量化。如创作了众多仙鹤题材的红墙画家喻继高,被人问起为中南海作画有几稿酬时,喻称本人是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艺术家,遭到党和国度的关心与赏识,“没有拿钱的道理”。

  而普通状况下,一旦画作被中南海珍藏,作者都会收到一份由中南海某管理部门发出的珍藏证书,证书中会有细致编号。如中新网曾在2002年报道,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向南京画家万武宏颁发了其作品《珍珠泉韵图》的珍藏及运用证书。除此之外,并无他物。

  但稀缺的荣誉授予,使得画家经“中南海”三字加持之后,展示出附加效应。在书画中介市场上,不时传出打出擦边球的噱头,中介业者将中南海画作照片贴出,密码标价,宣称可约原作者再创作出类似的绘画。许多书画中介人士眼中,“红墙画家”已是提振身家的卖点之一。

 精彩推荐

 金古热点

关于金古 | 客服中心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纠错 | 网站地图